甚麼是健康公平?能否舉一些例子嗎?

健康公平表示擁有健康長壽公平機會。健康的不公平情況並非必然,而是源於社會、經濟及政治制度上的不公義。譬如說,當生活於貧民區的孩子比起城市其他地方的孩子,有更大的可能活不過五歲,這就是健康不公平的現象。

 


為甚麼健康會被視為一種權利?這和健康公平有什麼關係?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享受可達至的最高健康標準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不會因為其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條件而有任何差異。為了彰顯健康為一種權利,衞生政策和計劃必須優先照顧社會上弱勢社群的需要,令社會更趨公平。

 


我們如何去洞悉一個社會的整體健康狀況?

這可以有很多方法,而一些指標如平均預期壽命、死亡率和發病率都能讓我們有效地了解社會整體健康狀況。

 


甚麼是平均預期壽命?

簡單來說,平均預期壽命指的是在某一年出生的人預計可以存活多少年。平均預期壽命估算的假設是該年以年齡及性別劃分的死亡率能應用於該年出生的人。

 

以香港的數字來說明一下:在2018年出生的男性和女性平均預期壽命分別為82.3歲和87.7歲,而1986年出生者的數字則分別為74.1歲和79.4歲。換言之,香港人的平均預期壽命於1986年至2018年期間增長了8.2年(包括男性和女性)。

 


平均預期壽命的數字只可以告訴我們生存多少年,有沒有甚麼方法可以量度當中有多少年是健康地活著?

可以透過收集有關健康預期壽命或無殘疾預期壽命等數據來評估情況,這一般指一個人預期可以在沒有殘疾的情況下活多少年。當然,越長的健康預期壽命越好,因為這代表人們可以獨立自主的生活,同時亦很可能享有較佳的生活質素。

 


平均預期壽命和健康預期壽命這兩個指標,如何幫助我們了解更多有關社會的整體健康狀況?

社會上不同人的平均預期壽命(LE)和健康預期壽命(HLE)都不一樣。研究不同社會群體之間的平均預期壽命和健康預期壽命有否存在關聯,有助我們理解,並考量如何改善弱勢社群的健康狀況。透過比較不同國家的平均預期壽命和健康預期壽命,有助我們探討和理解社會因素怎樣影響不同社會階層的健康狀況,進而探討如何改善健康不公平的情況。

 


那些社會群體有較差的健康狀況?

不同的社會群體有著不同的平均預期壽命和健康預期壽命。研究顯示社會存在一種健康的「梯度」(英國的情況請參閱下圖)。相比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群體,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人(例如擁有較低收入和學歷)壽命較短和更長時間有較差的健康狀況。此外,研究也發現在社會上的一些群組如女性、少數族裔和外籍勞工等,健康狀況一般較差。

來源:Fare Society, Healthy Lives

 


既然社會群體的健康狀況並不一樣,是否必然導致群體之間有不公平現象?

社會群體間的健康狀況並不一樣,只是表示不同群體之間的健康不平等,並不代表健康不公平必然存在。兩個詞所指並不相同。

 

健康不平等指的是個人或群組之間的健康存在差異。另一方面,健康不公平是指由社會制度造成的健康差異,有系統並不公平地分佈社會之中。當中最大的分別,在於健康不公平牽涉到道德規範的判斷。

 


其實,個人的生活方式和飲食等都影響其健康。那我們為甚麼要研究社會上有關健康不平等/不公平的系統差異?

雖然健康包含個人選擇的因素,然而人們如何作出選擇,以及他們有多少資源來作這些決定,均受到他們從出生、成長、工作和生活等環境的影響。這些影響因素並非在個人選擇的控制範圍之內。

 

不同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因素界定了人們所面對的生活條件,並將他們按收入、教育和職業等各種因素來分層。這些「社會決定因素」影響著人們在不同社會階級中的物質條件、心理社會和行為因素,進而影響市民的健康和福祉。當中的關係可由以下框架總結。

 


結構因素如何隨著時間影響個人健康?

我們可從不同角度去解釋這過程,其中一個觀點是採用生命歷程的方法。無論是個人生活,跨代人口或是社會疾病趨勢而言,這方法確認時間和時機對於連繫生活經歷中所接觸的事物與其結果的重要性。這方法集中研究影響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如何影響著個人成長中從小到大的每一個層面,以及早期生活經歷怎樣影響著以後的健康狀況。請參考以下的圖表解說。

 


為甚麼健康公平研究對我們很重要?為何會成為全球的議題?

我們在社會上生活都希望得到健康和福祉,而良好的健康是衡量福祉的其中一個指標。我們如何看待健康公平,以及國與國之間並至各社會上不同群體中可避免的健康差異,都是根本地反映我們如何看一個社會。不同社會群體的健康狀況存在系統性的差異並非出於不幸,而是基於社會制度的運作所致。貧困的人健康較差,並非因為他們倒霉,是因為他們貧窮。因此,透過減少國內外可以避免的健康不平等情況,可有助推動健康公平。這是全球的挑戰,也是共同的目標。

 


減少健康不公平等是否等於貧富收入再分配嗎?

收入再分配是眾多縮窄健康不公平方法的其中一種,其他可行的方法包括改變政策,更多和更集中地支援有需要的人,以及營造市民能夠互相支持的社區。這些措施均可以減少健康不公平的情況。

 


以往有那些世界各地關於健康不公平的研究?

過去數十年,不同國家和國際組織都在推動有關健康不公平的研究。舉例說,英國政府曾於1970年代和2008年任命委員會來檢視英國的健康不公平情況,並建議策略以改善狀況。2008年的那次檢視結果載於研究報告 Fair Society, Healthy Lives內,該報告也被稱為The Marmot Review,並於2010年出版。

 

世界衞生組織也有相關健康不公平的研究,其轄下的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委員會於2008年出版了研究報告《用一代人的時間彌合差距:針對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採取行動以實現健康公平》。報告總結指出,日常生活條件上的不平等,造成社會出現健康不平等,其根本的因素在於權力、財力和資源上的不平等。

為應對社會減低健康不平等的訴求,泛美衛生組織(PAHO)成立了委員會,於2019年10月出版 Just societies: Health equity and dignified lives的研究報告。報告列出導致美洲健康不平等的證據,並提出如何應對這些問題的實際建議。

 


有沒有把健康公平研究付諸實行的例子?

The Marmot Review概括了縮窄健康不平等的重大政策建議(見下圖)。在英國,有些城市如高雲地利和曼徹斯特已經嘗試把報告中的建議納入其政策和計劃中。請見以下網站(英文內容)以參閱高雲地利相關工作的評估報告: http://www.instituteofhealthequity.org/resources-reports/coventry-marmot-city-evaluation-2020/coventry-marmot-city-evaluation-2020.pdf